公司外景
    思想·学术
    文化·艺术
    经济·管理
    教 材
    更 多
地址:上海市虹口区纪念路500号
电话:021-61470890
传真:021-61470890
图书详情
 思想·学术 >> 二重证据与文明探源
 
  
 
   图 书 信 息
 

&基本信息

ISBN

978-7-108-06053-2

开本

16

CIP

K22-53

字数

177千字

用纸

双胶

包装

平装

定价

45.00

页数

244

类别

先秦史 文集

出版日期   

2018.5

同类图书

二重证据与文明探源:徐中舒先秦史论集(徐中舒,三联书店,2018

《部次流别 以道统学:刘咸炘目录学论集》(刘咸炘,三联书店,2018

&内容简介

“大家学术”第一辑将目光投向蜀学,选择了近代七位四川地区卓有建树的学人:徐中舒、冯汉骥、刘咸炘、项楚、汤炳正、卿希泰、杨明照。他们大多著作等身,非短时间所能通览。本次的选本择出他们某一研究方向的数篇论文,加以师友介绍其成就的前言,相信能够帮助大家了解他们的学术概要。

《二重证据与文明探源:徐中舒先秦史论集》收录徐中舒先生的先秦史论文七篇,涉及先秦史、商周考古、古文字学、古典文学等方面。

&作者简介

徐中舒(1898-1991年),我国著名历史学家。1925年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国学门,师从王国维等著名学者。1929年开始,参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创建和清代内阁大库明清档案的整理等工作。1938年就职于四川大学,此后便将后半生全部贡献给了四川大学历史系的建设与发展。本书收录徐中舒先生的先秦史论文七篇,涉及先秦史、商周考古、古文字学、古典文学等方面。

&目录

 

001

 

 

001从古书中推测之殷周民族

 

008耒耜考

 

062殷人服象及象之南迁

 

085再论小屯与仰韶

 

126弋射与弩之溯源及关于此类名物之考释

 

161豳风说

——兼论《诗经》为鲁国师工歌诗之底本

 

192殷周之际史迹之检讨

 

&精彩文摘

殷、周之际,我国民族之分布,实经一度极剧之变迁。其关系后世,至为重要。旧史非但不载其事,又从而湮晦其迹,使我国古代史上因果之关系,全失真相。今由古书中参互钩稽,先发其覆;若云论定,则须俟之他日尔。

史言上古之事,虽属传说,然其立国建都之地,犹可考见。以此证史,固嫌文献之不足,而以此说古代民族分布之迹,则绝好之资料也。王静安先生谓殷以前帝王宅京,皆在东方,惟周独崛起西土,其界划至为明白。此东西两土之民族,是否为同一民族?此问题在人类学地质学未有新发见以前,吾人实不能加以证明。惟就其分布之迹论之,则似宜分为两种民族。

汉人所传之《世本·帝系姓》,谓殷、周同出帝喾之后。世远代湮,其说难征,梁任公先生于《中国文化史》之第一章已深致疑辞。兹再就周人兴起之迹观之。《史记·周本纪》云:“古公亶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乃与私属遂去豳,度漆、沮,逾梁山,止于岐下……于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此事亦见《诗·大雅》《孟子》《庄子》《吕览》《淮南》《说苑》诸书,知为实录。《诗·宫》又曰:“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盖周之兴始于太王,太王迁岐,为周立王业之基,其建革兴作,承前启后,极关重要。薰育即殷、周间之鬼方,说本王先生《鬼方昆夷狁考》。《易·既济》曰:“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高宗即武丁,今本《竹书纪年》系王师克鬼方于武丁三十四年,系邠迁于岐周于武乙元年,武乙去武丁未远,其时殷之国力甚盛,鬼方东略既不得逞,故转而西侵耳。豳在戎狄之间,密迩于鬼方而去殷甚远,则其习俗必同于鬼方而远于中国。观古公迁岐之后,乃贬戎狄之俗,则未迁以前,其俗必与戎狄无异。《左传·襄十四年》:“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以此言之,周人之语言文字,其初是否与中国同,尚属疑问。《绵》之诗曰:“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此复穴之复,《说文》引作,云:“地室也。”此周人自述其先代之诗,犹云居于复穴之中,未有家室,则其他亦可以想见也。周迁岐后,东与殷人为邻,始渐革其故俗,王季历更娶太任于殷,《诗·大明》曰:“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周,曰嫔于京。”则周人向化于殷者,盖可知矣。今本《竹书纪年》及《史记》并有锡命季历与文王为伯之文。观后世新兴之邦,其初多受其邻近大国之封爵,则周之与殷,其关系亦当如此。及文王受命称王,武王伐纣克商,皆国力既盛后之自然结果,亦犹后世新兴之邦,国力既盛之后,亦并曾受其锡封之大国而灭之。如金之于辽,元之于金,清之于明,其事先后如出一辙。牧野之役,本为两民族存亡之争。其后周人讳言侵略,而儒家又造为吊民伐罪之说,于是此东西两民族盛衰变迁之迹,遂湮没而无闻焉。今由载籍及古文字,说明殷、周非同种民族,约有四证:

一曰由周人称殷为夷证之。《左传·昭二十四年》引《太誓》曰:“纣有亿兆夷人,离心离德。”夷人,殷人也。服氏、杜氏均以夷为四夷之夷,非也。《逸周书·明堂》篇云:“周公相武王以伐纣夷,定天下。”纣夷连文,亦谓殷人为夷也。纣夷又见《佚周书·太誓》篇,《墨子·非命上》引其文曰:“纣夷处不肯事上帝鬼神。”《非命下》引作“纣夷之居而不肯事上帝”,《天志》中引作“纣越厥夷居而不肯事上帝”,此同引一书而其文不同如此。盖昔人罕见纣夷连文,因转写讹谬,遂失其读。《逸周书·祭公》篇云:“用夷居之大商之众。”夷居大商与《泰誓》之称纣夷居义同,此皆谓殷人为夷也。

二曰由周人称殷为戎证之。《逸周书·商誓》篇云:“命予小子,肆我殷戎,亦辨百度。”殷戎犹纣夷也。《书·康诰》:“殪戎殷。”《伪孔传》:“戎,兵也。”殊为不词。郑注:“戎,大也。”亦非。《逸周书·世俘解》:“谒戎殷于牧野。”戎殷犹殷戎也。亦称戎商,《周语》单襄公曰:“吾闻之《太誓》之故曰:‘朕梦协朕卜,袭于休祥,戎商必克。’”此皆谓殷人为戎也。

三曰由殷、周畿内之地称夷者证之。《左传·昭二十六年》:“刘人败王城之师于尸氏。”又云:“召伯逆王于尸。”《后汉书·郡国志》:“匽师县有尸乡,春秋时曰尸氏。”案尸夷同字,《周礼·凌人》郑注:“夷之言尸也,实冰于槃中,置之尸床之下,所以寒尸,尸之槃曰夷槃,床曰夷床,衾曰夷衾,移尸曰夷于堂,皆依尸而为言者也。”金文夷作,旧释为节,非也。《孝经》:“仲尼居。”《释文》:“居本作,古夷字也。”《汉书·樊哙传》:“与司马战砀东。”颜注:“读与夷同。”古夷字作者:金文《兮甲盘》有“南淮夷”之文,淮夷二字下各有重文作,即夷字重文之误也;金文之,与小篆之尸同形,尸氏即夷氏也。又《左传·庄十六年》:“初晋武公伐夷,执夷诡诸。”杜注:“夷诡诸,周大夫。夷,采地名。”诡诸为周大夫,夷地必在畿内,是皆周人称殷为夷之遗言也。金文《师酉敦》有西门夷、熊夷、秦夷、京夷、人夷诸名,此器载王在吴,各(格)吴太庙,命师酉云云,吴,旧释虞,是也。《汉志》谓武王封周章弟于河北,是为北吴,后世谓之虞。今本《竹书纪年》:“桓王五年,芮人乘京,荀人董伯皆叛。”春秋之虞、芮、荀、董,皆在汉河东郡,京亦当在其间。秦即嬴秦,《史记·秦本纪》谓秦之先,蜚廉死,葬霍太山,霍太山亦在河东郡。其余三夷之地,虽无可考,以虞、京、秦之所在论之,知亦相去不远。若此诸夷何为而荐居殷、周畿内?《书序》云:“成周既成,迁殷顽民。”《逸周书·作雒》篇云:“俘殷献民,迁于九毕。”孔注:“九毕,成周之地。”成周畿内,本周公迁殷顽民之所,嬴秦又殷之诸侯,知此诸夷皆出于殷,而周人称之曰夷也。

四曰由箕子逊于朝鲜证之。《史记·宋世家》载:“武王乃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也。”语极简略。《后汉书·东夷传》亦云:“昔箕子违殷之衰运,避地朝鲜。”其事别无可考。然东胡之先,本立国于朝歌之西,居殷畿内之地,曰余无之戎。而春秋之山戎、赤狄、鲜虞、徐、蒲、黎、潞、无终,战国之中山、东胡,皆其后也(说详专篇)。是东胡本居中原内地,或为殷之旧族,亦未可知也。

综此四证观之:周人之视殷人为东方异族,明矣。

点击数:1018  录入时间:2018-7-12 【打印此页】 【关闭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上海市新闻出版(版权)局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中国新闻出版网 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 《百年佛缘》 中国图书商报

 

沪ICP备120004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