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外景
    思想·学术
    文化·艺术
    经济·管理
    教 材
    更 多
地址:上海市虹口区纪念路500号
电话:021-61470890
传真:021-61470890
图书详情
 思想·学术 >> 中国文学欣赏发凡
 
  
 
   图 书 信 息

广告语:文学欣赏始于自我人格的驯制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17年12月
傅庚生 著 傅光 编
主题词:中国文学
中图法分类号:I2
32开 页数:314  字数:230千字
ISBN:978-7-108-05983-3

编辑推荐
本书有别于传统的诗话、词话等,在吸纳前人前说的基础上,阐述了作者的“一家之见”,因此,这是一本个性独特的古典文学欣赏之书。“修辞立其诚”,不仅是做人的根本,且尤是学文的先导。本书于端志、明诚等立身务本的精神,独多阐发,这是应该着重说明的。
 《发凡》的写作是在作者的名作《中国文学欣赏举隅》之后,所以不少内容都有作者新的理解与发挥,可以说是更进一境了。《发凡》第一章《文学与要素》可说是《发凡》《举隅》两书的总纲,也是作者文学欣赏的总依据。《发凡》与《举隅》在有些内容上是可以两相参证与互为补充的,比如《发凡》的《了解与欣赏》与《举隅》的《精研与达诂》、《发凡》的《风格与人格》与《举隅》的《善美与高格》、《发凡》的《深隐与卓秀》与《举隅》的《辞意与隐秀》、《发凡》的《言辞与声韵》与《举隅》的《重言与音韵》等等。两书可谓珠联璧合、若合符契。
   
内容简介
《中国文学欣赏发凡》采撷作者自《中国文学欣赏举隅》出版后直至1962年二十年间撰著的与文学欣赏相关的文章,汇为一编。仍因《举隅》釐为廿六章,没有简单地将这些文章罗列汇编起来,而是将其编排在二十六个题目下,一是使全书整齐划一,更具条理;二是内容上由浅入深,易于收循序渐进之效;三是与《举隅》更易两相参证,比并阅读。
顾名思义,“发凡”者,乃是发凡起例,以明文学欣赏循序渐进的过程;“举隅”则是给予欣赏的例说,希望读者可以隅反的。《发凡》是以语体文写作,更多适合今天的读者,而且,指出欣赏须从自我人格的驯制开始。读者由“发凡”而“举隅”,从文字上说,是从语体而文言,对于言语的适应也会更加容易些;从内容上说,自“发凡”入手,由浅入深、由表及里,欣赏的眼界自然逐渐开阔,再读“举隅”的例说,会更容易把握其方法与脉络。由《发凡》拾阶而上、观其大意;再到《举隅》登堂入室、探骊得珠。

名家推荐(或媒体评论)
钱钟书:庚生先生大著,夙所研诵,心仪已久。与光先生当有乔梓之谊,家学相传,益深忻佩。
霍松林:传世君犹馀凤髓,说诗谁更解人颐。
陈贻焮:先师论学,自出机枢,折中当理,妙达古人之诣,以成一家之言。
作者简介
傅庚生教授(1910~1984),号肖岩,辽宁沈阳人。曾执教于东北大学、华西大学、东北中正大学、辽东学院、西北大学等院校。先生是二十世纪我国著名的古典文学鉴赏家、杜甫研究家,著作有《中国文学欣赏举隅》《中国文学欣赏发凡》《中国文学批评通论》《文学赏鉴论丛》《杜甫诗论》《杜诗散绎》《杜诗析疑》等。

目    录
书旨与叙录  傅  光  1
一  文学与要素 
二  了解与欣赏 
三  研究与创作 
四  明诚与端志 
五  授受与一贯 
六  学思与兼通 
七  咬文与嚼字 
八  缘情与度理 
九  深入与旁通 
一  分析与综合 
一一  情辞与本色 
一二  风格与人格 
一三  格调与趣味 
一四  情景与意境 
一五  醇美与含蓄 
一六  深隐与卓秀 
一七  梦幻与光影 
一八  诗情与画意 
一九  言辞与声韵 
二  诵读与吟咏 
二一  神气与灵感 
二二  复古与革新 
二三  汉赋与俳优 
二四  抑李与扬杜 
二五  秦李与三瘦 
二六  新诗与前瞻 
索引 
后记 / 傅侃 
书摘
文学与要素
 文学批评者,凭依吾人对于文学作品品鉴之结果,而予之以定评;并说明文学之所以为卓尔者,实具某种要素,俾以促进读者之理解力并激发其欣赏力者也。
“品鉴”云者,谓对于文学之欣赏力也。吾人于披阅文学作品时,耸动感情,以契作者在心之志;运用理智,以衡其发言之诗: 故品鉴实兼情知二者之用。唯批评之事,方其求索原理原则时,运其知而敛其情,固属近于科学而远于文学;方其品鉴作品时,首重情而次重知,则应以欣赏为本,而以品评为末也。
各凭主观以恣意臧否,既非批评之正轨,则必发见普遍之原理,为品藻之准绳也。吾人既已叩诸创作之本身,借归纳之方法,䌷绎而知文学构成之要素,从而慎察其比较之价值,与相互之关系,则评论之原理著。执此客观之标准以衡文,亦可以无大过矣。
文学之四要素中,以“感情”一目为其冠冕。感情奔放而乏理智以约束之者,虽不得谓为文学之极诣,然终不失其为文学创作也。若只能表达“思想”而不具诉诸感情之力,则属于哲学科学之范围,已不得谓为文学。然思想背后之理智恒为最高文学创作之栝,故思想在文学上之地位为感情之亚也。“想像”则与感情相将相生,尤为文学创作表现之管籥,助长感情之萌动,而激荡情感之共鸣,其在文学上之地位,实与思想相伯仲也。“形式”为内容之华叶,文质交互为用,且读者领略作者之情思必借形式为媒介也。情辞相称者为优,情胜其辞者为中,辞胜其情者抑末已,故形式之于文学,其地位仅次于内容也。《梦溪笔谈》:“旧说用药有一君二臣三佐四使,其意以为药虽众,主病者专在一物,其他则节级相为用,大略相统制也。”今试以之状文学四要素之性能与轻重,可以曰:
 感情,其君也;思想则奉事感情而运筹帷幄,间亦拾遗补阙,感情之视思想则如人君之驭争臣,敬而远之,故思想为臣也;想像对于感情,辄希指而佞从,忧喜与共以广君之意,感情之视想像则如人君之御媵嫱阉尹,狎而近之,故想像为佐也;形式则如百官各司其职,效忠者褒之,怀贰者锄之,入国者睹百官之良窳,可以窥测朝廷之仁不仁也,是形式为使矣。
 衡文者能准此以度量之,察其感情之真伪、思想之奇正、想像之丰吝,与形式之工拙,则评骘之标准云备,而欣赏之基础已奠,余唯学文者自尽其心焉。
 文学作品既往往各有所偏,而理想中最上乘之创作,则必兼备诸长。陆机《文赋》云:“体有万殊,物无一量。纷纭挥霍,形难为状。辞程才以效伎,意司契而为匠。在有无而俛,当浅深而不让。虽离方而遁员,期穷形而尽相。”《朱子语类》云:“文字自有一个天生成腔子,古人文字自贴这天生成腔子。”凡所云“穷形尽相”与“天生成腔子”者,即理想之文学最高标准也。然既“离方而遁员”,则形相何由以穷尽;腔子既属天成,人力何缘以贴附耶?诸待人之悟入,立论者辄不详及之矣。昔人不重评论之学,多不置虑于分析与综合之功夫,恒喜通浑以诠理,令人感捉摸之无从。讨论文字者,或则不求甚解,或则以为可意会而不可以言传;前者失之肤廓,而后者蹈于玄虚,皆不深研之过。今析之为四元素,而明其轻重与关系,执此矩矱,当可以度量榱桷矣。
   
1946年1月

点击数:665  录入时间:2017-12-20 【打印此页】 【关闭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上海市新闻出版(版权)局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中国新闻出版网 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 《百年佛缘》 中国图书商报

 

沪ICP备120004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