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外景
    思想·学术
    文化·艺术
    经济·管理
    教 材
    更 多
地址:上海市虹口区纪念路500号
电话:021-61470890
传真:021-61470890
图书详情
 文化·艺术 >>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藏地笔记
 
  
 
   图 书 信 息

广告语:一个神奇的女子,多次从杭州自驾到雪域高原,去探寻生命的意义。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17年11月
虞敏华 著
主题词:纪实小说-中国-当代
中图法分类号:I247.5
16开 页数:336  字数:270千字
ISBN:978-7-108-05986-4
定价:48.00元
 
编辑推荐
    “诗意和远方”,是现代人的向往和渴望,反映了工业社会中忙乱奔走于浮世、困宥于庸常生活的人们,内心那强烈的焦躁感。本书是对“诗意和远方”的注疏,满足人们对诗意和远方的所有想象。
“快”与“慢”是现代与古典的分野,也是当下社会年轻人的不同路标。作品中的情与景,见与闻、感性与理性……散发着一种是与庸常世俗生活迥异的精神气质,笔下的雪山、原野、河流、草木……隐藏一种自然的“慢”;为了告别一种都市的“快”,一切仿佛都充满了生命的灵性和感动,纯净得不沾俗世烟尘。本书是一面“慢”的镜子。
专家推荐
她的旅行是交织的、立体的,如同众多河流的交叉走向,同时永远有天空映照,是时间与空间双重的移动,绝非平铺直叙。不乏这样生活的人,但能这样写作的人少而又少,即便所谓成名作家能做到这样的也是极少数。在这个意义上《我转动所有的经筒》让人惊奇。
—宁肯 《十月》杂志常务副主编
这是作者对自己十几次雪域之旅的印象性剪辑。故其叙事,与其说像中国水墨山水长卷,只讲“散点透视”,走到哪儿,画到哪儿,毋宁说更是一个很在乎自身生命质量的心灵记者,她在即兴记下现场目击的同时,也同步实录了她此刻的心跳。也因此,这部作品不具传统戏剧结构,它是散文化的。一部旨在为信仰选址的严肃叙事,或许“非虚构”确比“虚构”更让人愿意去读。质朴总比机巧离真实更近。
——夏中义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内容简介
本书采用非虚构的小说手法,通过你、我、她三个人称来展开那些行走记忆。三条线交叉进行,三个叙事主体代表三段不同的旅途。而在这样的行走中,你和我以及她,渐渐认识到生命的“无常”。死亡是真实的,生,是为了死而存在的,重要的是你自己,必须用一种真实的方式,度过在手指缝之间如雨水一样无法停止下落的时间。你要明白自己将会如何“生”,死的意义才会显现。
作者简介
虞敏华:自由撰稿人。曾在媒体工作,担任编辑记者十几年。著有长篇纪实文学《八千里路云和月》,在《人民文学》《十月》《江南》《散文选刊》等文学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近百万字。
目    录
 目 录
一    她。拉萨   
二    你。香格里拉   
三    她。拉萨   
四    我。唐蕃古道   
五    她。拉萨   
六    你。香格里拉   
七    她。林芝和山南   
八    你。香格里拉   
九    我。唐蕃古道   
十    她。林芝和山南   
十一  你。香格里拉   
十二  她。林芝和山南   
十三  她。林芝和山南   
十四  我。唐蕃古道   
十五  她。林芝和山南   
十六  你。香格里拉   
十七  她。拉萨   
十八  我。唐蕃古道   
十九    她。珠穆朗玛   
二十    你。香格里拉   
二十一  她。珠穆朗玛   
二十二  我。唐蕃古道   
二十三  你。香格里拉   
二十四  她。珠穆朗玛   
二十五  我。唐蕃古道   
二十六  你。香格里拉   
二十七  她。玛旁雍错   
目录iii
ii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二十八  你。香格里拉   
二十九  我。唐蕃古道   
三十    她。古格遗址   
三十一  你。香格里拉   
三十二  她。古格遗址   
三十三  你。香格里拉   
三十四  她。古格遗址   
三十五  你。香格里拉   
三十六  我。拉卜楞寺   
三十七  她。冈仁波齐   
三十八  你。香格里拉   
三十九  她。冈仁波齐   
四十    你。香格里拉   
四十一  她。冈仁波齐   
四十二  我。甘南草原   
四十三  你。天边的若尔盖   
四十四  她。藏北,纳木错   
四十五  你。天边的若尔盖   
四十六  你。天边的若尔盖   
四十七  她。无常   
四十八  你。天边的若尔盖   
四十九  我。郎木寺和天葬   
五十    她。拉萨   
五十一  我。尾声

书摘
你。香格里拉

    长途大巴到达康定。一下车便被那明晃晃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你戴上了墨镜,目光向四处搜寻。并不是在找约好的司机,你只是想看到那座“跑马溜溜的山”。
    康定是个大站,人很多,挤挤挨挨地涌向出站口。你的红色冲锋衣,45升大背包和脚上那双ASOLO登山鞋,夹在一群穿藏袍的当地人中间,很是醒目。
    一辆深蓝色的桑塔纳车停在不远处,瘦瘦高高的司机向你走来,你对上他的目光时,他向你微笑。你问,是拔初师傅吗?他说,是,我就是。你问师傅,哪座是跑马溜溜的山?师傅笑了,指向车站背后的一座褐色的山峰,说,那就是。
    你看见有几片白云,像绸带一样缠绕在山顶上。这座一次次在歌里面唱到过的大山,就这样倏然出现在你的眼前。
    你对它是那样熟悉。熟悉得就像是一个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老朋友,始终在你的生命之中。然而此刻,你突然发现,其实,你从未在心中想象或者描摹过这座山。
    它是什么样子的?你不曾这样问过自己。你好像一直都知道它的样子,可你的脑海里从未有过关于这座山的具象的样子。它就是这样,无形无象地,陪伴了你很多很多年了。
    此刻,那一首歌,那一段萦绕在你脑海里几十年的美丽的旋律,化成了一个真真切切的具象的存在,铺展开来。
    你看到了它。那么近,伸手可及。那旋律,哼唱了几十年的那段旋律,如背景音乐般无声地慢慢升起,弥漫,流淌,最终温柔地湮没了你。
    你说,你要的旅途就是这样,把你在书上读到过的,在故事里听到过的,以及你想象过的,完全不知道应该是哪里的那些地方,变成一个个真实的可触摸的存在。
    比如此刻,你寻找到的触摸到的无声的旋律。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寻找香格里拉。
    你读过那本书,《消失的地平线》。你并不喜欢那个叫作蓝月山谷的香格里拉。你心中的香格里拉应该是自由、安宁、祥和、古朴、明媚的,就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生命最本质的自由是心灵的自由。蓝月山谷只是一个西方人意淫出来的拥有一切现代化设备,有着美丽风景又能让人长命百岁的地方。
    你不需要永不衰老的生命。你也可以没有现代化的生活设施。你向往的,只是心灵的自由,生命的自由。
    你确实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寻找香格里拉。你也不知道香格里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它究竟是在哪里。但你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一个美丽的、安宁的香格里拉存在。
    你被一张图片拨动了心弦。你和拉姆说,我要去找到这个地方。
    你打开电脑,从文件夹里翻出一张照片给她看。
    蓝天下,洁白的雪山。草地绵延着伸向远处,小河蜿蜒流淌。远处的山坡上,镶嵌着如镜子般熠熠发光的碧绿的海子。天空明净得像水洗过一样,阳光清澈。牛羊在草地上悠闲地漫步,放牧者躺在草场上晒太阳。
    你甚至觉得,你闻到了青草的气息,听见了小鸟的鸣唱。
    那么纯净的画面,没有一点儿俗世的烟尘。
    图片上有一行小字: 中国最后的香格里拉。
    它在哪里?拉姆问。
    你说,我不知道它在哪里。川、滇、藏,应该就在那一带吧。我想我能找到它。
    拉姆说,你找不到它的。我怀疑,那张照片是做出来的,只是为了吸引游客。再说,真找到了又怎样?它也不一定是你心中的香格里拉。
    拉姆是想让你一起去墨脱的。她说,那是一朵隐秘的莲花,深藏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峡谷里。没有公路,必须靠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地走进去,翻越海拔四千五百多米的多雄拉山,穿过原始丛林,悬崖峭壁,蚂蟥区,泥泞湿滑的小路。途中只有非常简陋的木屋,无法洗澡,吃最简单的食物,需要五天的时间,才能走近那朵莲花。
    拉姆说,既然你已经有了目标,那就分头走吧。其实,我们会殊途同归,要找的秘境是一样的。她又说,明年的长假,我们一起去走冈仁波齐吧。
    你举起手中的咖啡杯,你们碰杯,说,一言为定!
    新都桥9月下旬的夜晚,气温很低。穿着带抓绒的双层冲锋衣,风吹过,依然觉得刺骨的冷。一弯新月悬挂在高原深蓝色的夜空中。清冷的月色,淡淡地照在四周苍翠的群山上。
    你站在客栈三楼走廊的阳台上,点燃一支香烟。你知道在高原不该抽烟,可睡意全无,头疼,辗转反侧地躺在床上更难受。露台上凉风一吹,缓解了你呼吸困难的感觉。
    新都桥海拔不算高,但你和你的伙伴们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症状。
    你对师傅说,帮我们找一个好点的住宿吧,我需要好好休息。
    清晨从成都出发,一路马不停蹄。川藏线,二郎山长长的隧道。经过康定,再翻越折多山,直到新都桥。你已经非常疲惫了。在折多山垭口,同伴们兴奋地跑去看雪,看经幡。而你,因为海拔升高太快,一下车便吐得天昏地暗。
    师傅带你们到这座简陋的三层楼客栈。他说,这已经是算比较好的了。
    房间在三楼,你说,我先去看看。晓汐说,我去吧。胡子大哥说我也去。你看着他们一前一后地上楼。在二楼拐角处,晓汐的身体晃了一下,无声无息地就倒了下来,瞬间陷入休克状态。胡子大哥在后面刚好挡住了她,没有从楼梯上滚落下来。
服务员小妹使劲地掐住她的人中,直至掐破了皮。几分钟后,她悠悠地呼了口气,醒过来。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大家。下巴上有块乌青,膝盖上也是。
    后来她说,我这算是死过一回了吗?一直挺好奇,“休克”究竟是种什么感觉?昏迷过去还能醒来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吧?如果死亡也是那么容易呢?一觉睡去,烦恼全抛。
    但总还是眷恋着生的美与好。
    晓汐,胡子大哥,还有岚妹妹,都是你在网上召集的同伴。你们将一同走过这段旅程。
    空气中弥漫着酥油茶的香味。这一刻,你终于明确地知道,你已经不在江南,不在有着漫长夏天的杭州了。这是高原的秋天。这里是藏区。
    拉姆早一个星期出发,你们的线路前半段是一样的。从成都到康定到新都桥,然后是理塘。理塘开始分叉,你转往稻城亚丁,她从巴塘进藏,去墨脱。
    一路上,她给你短信。
    她说,川藏线是这样美丽,这一片离天堂如此之近的土地,是那么超凡脱俗。
    她交代,到理塘,记得找白玛,她会帮你安排住宿和司机。
    到康定,包车可找拔初师傅,他是个很不错的藏族司机
    去趟措普沟吧,那里有你向往的纯净。
    她还说,我太喜欢藏地了。如果生命真的有轮回,我想,我的前世一定生活在这里,我应该是个藏族人。
    ……
    你不知道此刻的拉姆已经到了哪里。有两天没有收到她的短信了,估计开始进入墨脱了。进墨脱的途中没有手机信号。
    通往墨脱的路险峻窄小,紧贴着澜沧江,经常塌方。江岸就是壁立千仞的悬崖,据说常有人失足。
    此刻你相信,她一定也能看见这一片高原的月色。你们共享着同一轮明月。
    月光如水。悄无声息地洒满雪山草原。

点击数:172  录入时间:2017-12-20 【打印此页】 【关闭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上海市新闻出版(版权)局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中国新闻出版网 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 《百年佛缘》 中国图书商报

 

沪ICP备12000426号